中国教育报:站在讲台上,才能感觉到价值 | 曲靖师范学院-利来app官方下载

  • 2015.09.06
  • 来源:中国教育报
  • 作者:钱润光 袁艺
  • 点击次数:

中国教育报:站在讲台上,才能感觉到价值

 ——记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区方旺中心学校十里分校教师徐瑞

 

身患尿毒症6年,却仍然坚守在讲台上;在死神威胁下,完成硕士研究生学业;签订了《中国人体器官捐献自愿书》,决定在去世后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…… 

她就是徐瑞,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区方旺中心学校十里分校教师。

我无法决定生命的长度,但希望拥有无悔的人生。站在讲台上,看着孩子们稚嫩的笑脸,我才能感觉到自己活着。这是徐瑞的生命观。

我的学生需要我,我不能屈服于命运

徐瑞出生于云南省宣威市一个大山深处的小山村,由于条件艰苦,很少有人能完成学业。2005年,徐瑞以优异成绩考取曲靖师范学院,成为当地第一个大学生。她如饥似渴地汲取知识,凭借出色成绩多次获得国家级、省级奖学金,还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。2009年,大学毕业后考入昆明市官渡区方旺中心学校。

方旺中心学校是城中村改造工地中一座孤零零的建筑,条件非常艰苦。年仅30岁的徐瑞却在这里坚守了6个年头。

 教师不仅是知识的传授者,更是学生灵魂的塑造者。我希望将梦想的种子,播种在孩子们的心里。徐瑞报考了西南大学的硕士研究生,她告诉学生们,希望我们都能以优异成绩毕业,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。

在艰难的环境中,徐瑞依然乐观,憧憬着美好的未来,然而,命运却在此时发生了逆转。

2009年秋季,在学校组织的例行体检中,徐瑞被查出患有早期尿毒症。为了不拖累含辛茹苦的父母和青梅竹马的男友,她一度想结束自己的生命。

然而学校的领导、同事及家人却不肯放弃,为她四处寻医问药。毕业于西南交大的男友,毅然辞掉工作,来到她的身边。嫁给我吧,我会陪你一起面对磨难。

是屈服于命运,还是奋起抗争?看着学生们期盼的眼神,徐瑞做出决定:我的家人需要我,我的学生需要我,我不能屈服于命运。

徐瑞不再逃避,她答应了男友的求婚,一边积极治疗,一边坚持教学,将全部的心血都倾注在学生身上。 

小龙的父母常年在外地打工,留守生活让他缺少约束,成绩一塌糊涂,还整天惹是生非。徐瑞认为,只有不称职的老师,没有教不好的学生。

那天下着小雪,徐瑞将小龙冰凉的小手握在手心,孩子,老师知道你很懂事,也很聪明,从今天起,老师每天都陪你一起努力好吗?

徐瑞陪小龙度过了一个寒冷的冬季,从排斥到接纳,小龙心底的坚冰在真情中慢慢融化,他对老师不再冷言冷语,学习成绩也逐渐提高……小龙告诉父母:徐老师像妈妈一样爱我,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她!

在徐瑞的帮助和鼓励下,同学们的学习热情和成绩都有了很大的提升。她所任教的四年级数学成绩始终保持在全校第一。

 只有站在学生面前,我才感觉自己还活着

 20131月,徐瑞昏倒在讲台上,高烧不退,医生遗憾地通知她,病情已发展到尿毒症晚期,今后她必须接受透析才能维持生命。

目前医学界的透析方法主要为腹膜透析和血液透析。腹膜透析价格相对便宜,但每天都要透析三四次,再也不能出门,更不能工作;血液透析费用高、易感染、并发症多,但一次血液透析之后,可以几天不去医院。

在透析方式的选择上,一向温和的丈夫第一次与徐瑞发生了争执。

我要血液透析。孩子们要考试了,这样我就可以继续上课。

血液透析太危险了。你必须好好休养,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?

让我继续工作吧!只有站在学生面前,我才能感觉自己还活着,还有用,而不是一个等待死亡的废人。

上午上课,下午去医院做血液透析,这成了徐瑞的日常作息。随着病情发展,徐瑞更加瘦弱,单薄得仿佛一阵风就能吹走,丈夫包揽了一切家务,希望她好好休息。徐瑞却在透析间隙,将繁复的数学公式编写成小升初考点总结,弥补课堂教学的不足,为学生们提供了很好的帮助。

尽管死神如影随形,生命随时都可能结束,徐瑞依旧记得硕士研究生学业没有完成,一有时间就会拿出教材认真学习。别人痛苦的时候什么都不想做,我却喜欢在很痛的时候做更多事,这样可以暂时忘记病痛,忘记我是一个尿毒症患者。她说,这叫痛苦转移法

2014年,徐瑞以出色成绩完成学业,获得了西南大学颁发的硕士研究生学位。

 能用捐献器官的方式帮助别人,我会非常欣慰

 徐瑞的抗争之路并不孤单。单位领导和同事悄悄为她募捐,母校的老师、同学也纷纷匿名寄钱,小心地维护着她的尊严。孩子们也用质朴的方式回报着这位用生命爱着他们的老师。

 一次,徐瑞在上课时晕倒,孩子们纷纷跑过去拥抱她,徐老师,我一定好好学习,再也不淘气了。孩子们挂满泪珠的小脸,让徐瑞潸然泪下。
    “
我是他们的老师,但他们是我坚强的精神支柱。那么多爱和感动让徐瑞倍受鼓舞。

 一天,徐瑞偶然看到一则关于捐献器官的报道,不禁眼前一亮,如果能用这样的方式帮助别人,我一定会非常欣慰。

 然而,她的想法遭到家人的一致反对,大家认为徐瑞的一生已经很苦很难,不希望她带着残缺的身体离开人世。丈夫、母亲和姐姐都希望尽快筹资,为她做肾移植手术。

徐瑞并非不热爱生命,但还是拒绝了丈夫和母亲的建议。母亲年龄大了,姐姐也有自己的家庭和责任,我怎能剥夺他们的幸福?我不想为爱我、关心我的人增加那么沉重的负担。

在徐瑞的劝说下,丈夫和父母哭着答应了她的请求。201410月,徐瑞在红十字会郑重地签订了《中国人体器官捐献自愿书》,成为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区生前自愿捐献人体器官第一人。

徐瑞是一个平凡的小学教师,但在绝症面前却展现出强大的精神力量。

这是艰辛的6年,也是精彩的6年。徐瑞拖着病弱的身躯,坚定地站在讲台之上,用坚强乐观抗击病痛,先后荣获官渡区优秀共产党员、师德标兵、有突出贡献优秀园丁、全国模范教师等荣誉称号。

 

新闻来源:中国教育报 201592日第12

网站链接: